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思念恩師李俊平

來源:發佈者:時間:2021-03-17

□劉存社

清明時節,思念故人。

李俊平老師已離開我們28年了。他的音容時常在我腦海裏浮現,不由得又拿起筆書寫回憶他的文字,以寄託我的思念。

李俊平老師是永濟市原長青鄉人,1936年生,1958年風陵渡公社還屬永濟縣管轄,他從運城師範畢業分配到風陵渡中學,是風陵渡中學建校後第一批分配到此的數學老師。之後,風陵渡公社劃歸芮城縣管轄,有不少教師都調回永濟縣任教,李老師愛人在我們鄰村一所小學教書,他就一直沒有調回去。

我上小學時就聽説風陵渡中學一位老師在黃河渡口畫上下船的旅客,當時人們還不知道那叫人物速寫,説那位老師過目不忘,人走了還能畫出來。

1969年,我偶然去風陵渡車站,出站口建了一個約有十幾米高的照壁,因下着小雨搭着帆布帳子,幾個人在用油彩畫毛主席像,下邊的人指着説那個主畫的是李俊平老師,讓我心生崇拜。

1972年,我去風陵渡中學讀高中,剛入學就去拜見李老師。他中等個子,留小平頭,一口濃重的永濟鄉音。他拿出在《火花》雜誌發表的作品讓我看,並説他在上師範時一心想考藝術院校,因當時師範畢業生要求必須任教3年方可報考,後來由於形勢變化就失去了機會。此後我就常將平時的習作拿去讓他指導,他還將去縣裏開會時買的一本素描寫生《工農兵形象選》送給我,讓我臨摹,這是我第一次知道什麼是素描。5月初,縣裏要搞紀念毛主席《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講話》三十週年美術展,李老師根據當時解放軍拉練路過擁政愛民的事蹟,讓我創作一幅《人民子弟兵》的年畫作品。我當時還不懂什麼是創作,他就幫我找資料勾出草圖,是一位解放軍幫老大娘挑水,大娘笑得合不攏嘴的場景。他讓我將每個人物先畫好後,再在教室的玻璃窗上拷貝組合在一起,並幫我反覆修改人物形象。那時我還不知道年畫是國畫工筆重彩的一種形式,也沒見過宣紙更不會畫,他就拿出珍藏的加厚白報紙,教我用廣告色和水彩色單線平塗的辦法,一連畫了幾稿,他從中挑選了最好的一幅送去參加了展覽。後來,縣政工組發了一張大獎狀給我,儘管是縣級的,也是我第一次參加美術展。

我讀了兩年高中,逐步瞭解李老師是一個剛正不阿的人。他只管教好學,對學生如慈父般温暖,對我的人生觀影響很大。

1973年底,我高中畢業,一天風陵渡醫院來人叫我去做一個板面展覽,我去後看見李老師在那兒畫小樣,心裏才明白是李老師的推薦我。完成後我領到5元錢報酬,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掙到錢。有天李老師打電話到大隊部説,山西大學美專師生去大禹渡電灌站實習,我已聯繫好了,你跟着去學習一段時間。我隨即背上鋪蓋坐車到縣城再步行幾十里路,跟上師生們學了兩個月,這次學習使我取得了很大進步。隨後縣文化館在風陵渡中學搞農展館,展館門口需畫兩幅大型宣傳畫,李老師推薦我畫了一幅,這幅畫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。

1976年冬,接兵首長去學校參觀,在我的畫前,李老師向其介紹了我的情況,因我當時在外縣參加全運城地區電影放映員培訓,他跑到公社總機輾轉打電話給我,説接兵首長問你願不願意當兵?部隊需要這麼一個人!李老師就是這樣無微不至地關心着我,他是我人生道路上的貴人。

參軍後每年探親假,我第一個看望的就是李老師。1981年我再去看他時,學校説他已調回永濟長青中學了。1989年秋,我聽説他患病住在地區傳染病醫院,我去看他,師生相逢,促膝交談甚是歡心,走時他一直將我送到大門口不忍離去。

1993年冬,我同事告訴我永濟打來電話説有一老人去世了,具體不詳。我想了半天,也沒法問,第二天就坐客車去了永濟縣城,去了幾個好友家都沒有老人去世的跡象。過後幾個月我回家時,聽另一老師説李老師在講台上突然倒地,經搶救無效去世了。我後悔當時怎麼沒有想到李老師,因為他才57歲呀!正當壯年,又怎敢想是他!他在講台上倒下,從此離開了他一生終愛的教育事業。我這一疏忽造成了我終生的遺憾,沒能送李老師最後一程!

在他逝世週年時我寫了一篇短文《憶李俊平老師》在當年的《運城報》發表。

李老師!讓清明的煦風將我的哀思吹過您長眠的山谷,細雨中您墓前的迎春花已無聲開放,祭奠您,可親可敬的老師!願您在天堂安好!您永遠活在我的心中!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