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吳閻村昭佑廟歷史印記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3-16

昭佑廟,永濟市的一座鄉間小廟,竟然能夠連續兩次受宋徽宗御賜皇封,這種帶有傳奇色彩的文化現象,值得回味。

昭佑廟,原為華神廟,當地人俗稱“三郎廟”。該廟位於永濟市虞鄉鎮吳閻行政村南窯上自然村的西南方,東依王官谷,西接風伯峪,南靠鳳翅峯,北望古官道。曾有里諺贊曰:“西有城(城,指古虞鄉縣城,即今虞鄉鎮治所,距廟5公里),東有街(街,虞鄉方言讀音‘gāi’,指舊時之虞鄉縣古市鎮,即今虞鄉鎮清華行政村,距廟3公里),三郎廟天下拜。”天下拜,足見其香火繁盛,四海揚名。

□楊兆民

▲吳閻村昭佑廟的古戲台

神廟顯赫

據乾隆五十四年(公元1789年)《虞鄉縣誌》載:金代河中府虞鄉縣王官穀人麻秉彝寫有一篇短文,文章的題目是《積仁侯昭佑廟記》。

麻氏在《廟記》中記有這樣一件奇聞逸事:謹按舊時國牒所傳,前宋元符元年,吳閻村山鳴如雷,經月不息,村民大恐,莫知所措。時有方士任生謂里人曰:“此華神君之降靈也。”遂相輿立祀而事之,山鳴遂止。千里之內,或有雨暘愆期,吏民禱之,應如影響。

大意是説,很早以前,在國家的重要文獻——“國牒”之上記錄有一件奇事。相傳,在宋哲宗朝的元符元年(公元1098年),河中府虞鄉縣的吳閻村(即今南窯上自然村),山巒峯壑,谷鳴雷響,竟長達月餘而不息。村民們都十分恐懼不安,手足無措。恰在這時,一位姓任的方士對鄉人説道:“這是天上華神君降福啦!”於是,鄉吏便會同數位德高望重的村民,就在村內考察選擇適宜的地段,建造起神廟,並且立神祭祀,敬而事之,山鳴立時戛然而止。由此而後,方圓千里之內,或遇亢旱連年,或遇霪雨持續,或遇各種災異,官與民前來祈禱賜福保佑,華神君無不靈驗。於是乎,華神君名聲大震,香火繁榮,華神廟因故得名。

昭佑廟傳奇,不僅只見元符元年事,更有傳奇載著史籍。道光十九年、二十六年,虞鄉縣知縣宣禮兩次禱雨,咸豐六年,虞鄉縣代理知縣張祖坊禱雨,又如光緒四五年,虞鄉縣代理知縣黃縉榮及知縣崔鋳善禱雨,屢有靈驗;與此同時,黃崔二人又遵照山西布政使的書信委託,向昭佑廟神祇普禱甘霖,亦有應驗。種種傳奇,就這樣使昭佑廟世代薪火傳承,時至今日。

華神廟因華神而奇,因華神而昌,因華神而名播天下。那麼,華神的來歷究竟如何?華神,名曰華胥,是中國神話中人類的始祖,教民結網、漁獵、畜牧。

華神廟既然為“國牒”所傳,可見其來歷非凡。“國牒”者,國家之重要文獻也,亦特指譜牒。《史記·太史公自序》雲:“維三代尚矣,年紀不可考,蓋取之譜牒舊聞。”由此可知,譜牒亦指專記帝王諸侯世系的史籍。宋元以至明清之際,各種會要、起居注、實錄等文獻,取代了早先作為檔案資料的譜牒之類,而成為“國牒”。

兩次皇封

華神廟於北宋大觀元年(公元1107年)改稱昭佑廟。昭佑廟得名,緣於一位時任解鹽池的鹽官——王仲千。

昭佑廟今藏有一通清代道光十九年《重修碑》,對此有明確的記載。碑文曰:“前宋元符元年,尊神降此。運城鹽院王仲千因神至靈,特為奏請,敕賜廟額曰‘昭佑廟’;又奉誥命封神曰‘積仁侯’。”同樣的記載,亦見於《虞鄉縣誌》:崇寧中,宦官皇成使榮州團使王仲千,被命修復鹽池,親詣祈禱,累獲感應,特為奏請,以答神休。至大觀元年正月二十九日,準,敕賜廟額曰“昭佑廟”。至二年十二月四日,奉誥命封神曰“積仁侯”。

御賜皇封之後,河中府屬縣以及解梁等諸多郡縣,每到清明節,上至官吏,下至百姓,雲集而來,車載宰殺的牲畜,肩挑祭祀的酒餚,在昭佑廟隆重祭祀。

初建時的昭佑廟,氣勢恢宏,巍峨壯觀。南北長約30丈,東西廣約20丈,佔地約10畝。廟內山門、廊廡、樂樓、正殿等建築物,應有盡有。樓台崇峻,聖殿嵯峨;朱欄玉户,畫棟雕樑。整個廟宇風光綺麗、肅穆莊嚴,無論是外觀、佈局,還是形制、建築,以及碑刻、石碣,無一不顯示出雄偉、大氣、壯闊,反映出中國古代廟宇文化和自然生態文化的魅力。

昭佑廟聲名卓著,歷來頗受重視。據文獻記載,金大定九年(公元1169年),虞鄉縣令高中美對其加固維修,並重題前宋廟額。清道光十年、道光十九年、咸豐六年,都曾對古廟進行過幾次修繕。咸豐十年,對古廟進行重建。光緒七八年和光緒十年再次對古廟修繕。

咸豐十年重建後,昭佑廟坐北朝南,其規模較前有所縮減。之後,歷經一百多年的風雨,古廟不復往昔精彩。原建的山門、角門、便門、廊廡以及圍牆等,漸次泯滅。1949年後,古廟成了“民校”,成為農民文化補習識字的場所。1951年,南窯村民在古廟四周夯築起土圍牆,古廟的正殿和戲台成了村建小學的課堂。

建築輝煌

昭佑廟正殿,坐北朝南,肅穆莊嚴,氣象蕭森。正殿屋頂為單檐懸山頂,面寬三間,進深三椽,檐前續有穿廊,穿廊前插有“飛子”(四方形短木條)。殿中梁、柱、枋、檁皆施彩繪。殿中間建一木閣,為神閣。閣中置一神仙雕像,約六尺見方,系一整塊大型木雕。木雕全施彩繪,五顏六色。神仙頭戴紫金冠,足蹬步雲履。其雕像左腿盤曲,端坐龍椅之上,雙眼雄視遠方。雕像右手持一根四稜竹節狀雕花木鐗,長約三尺有餘。整個雕像,塑造極其逼真。可惜,這些珍貴文物毀於戰亂。

1986年,南窯村小學建置撤銷,合併於東吳閻村新建學校。未幾,正殿圮毀,僅遺存神閣上方的一塊小木匾和三通碑刻。

神閣小木匾,長約三尺,寬約二尺多,上書楷體“赫聲濯靈”四個大字。題款為“光緒十年歲次甲申十月吉日”。“赫聲濯靈”,語出《詩經·商頌·殷武》:“赫赫厥聲,濯濯厥靈。”這是宋君祭祀宋武公的樂歌,用在昭佑廟神閣,象徵華神之聲名顯赫盛大,像殷武那樣保佑子孫平安。

昭佑廟遺存的三通碑刻,分別為清道光十九年《重修碑》、咸豐六年《祈雨記碑》和咸豐十年《重建樂樓暨創建圍牆角門便門碑》。昭佑廟於1992年被永濟縣人民政府公佈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。

文化豐富

昭佑廟正殿圮毀之後,僅存一座古戲台。

古戲台,坐南朝北,高大氣派,上出重霄。戲台屋脊為單檐懸山頂,檐前插有“飛子”。屋脊左右兩端,各懸垂一斗大鐵錨狀裝飾物(今俱失)。房屋面寬三間,進深三椽。屋架施有三根碩大圓木,長皆6米,徑皆半米,其中兩根為棟樑,棟樑之台口端,各裝一虎頭狀飾物,備極壯美。檐下各間施裝飾性斗拱,所有斗拱,均傳遞着樑架上承載的屋頂荷重,翼出深遠,生動翻飛,彷彿大鵬展翅,凌空欲起。其間,梁、楣、檁、枋、短柱、椽頭以及山牆等皆施彩繪。彩繪蟠螭飛舞,祥雲繞護,靈動活潑,儀態萬方。特別是兩根屋樑的飛龍彩繪,五彩繽紛,堪稱瑰寶。戲台台基高達1.73米,為當地同時期同類型戲台台高之最。台基呈正四方形,每邊邊長9米,異常宏大。

戲台正中,置一木質彩繪隔扇。隔扇長約5米,寬約3米。隔扇上方,懸一木牌匾,牌匾總長3.20米,總寬2米。牌匾的正中,自右向左雕刻有“遏雲樓”3個行書大字,字皆繁體,高雅超俗。行書筆鋒雄健,遒勁有力,狀如“六駿”奔騰。“遏雲樓”字跡左右各施彩色繪畫,今右側畫跡已模糊不清。其左側畫一樂師,冠一清代官帽,飾有水晶頂子與花翎。樂師面架一副眼鏡,表情淡定。其服裝,上黑襖,下白褲。樂師左手託抱琵琶,右手呈彈撥狀,右腿盤曲,坐於矮几之上,正在入神地演奏樂曲。就繪畫而言,此畫存世已有161年之久。它的存世對後人研究清代的戲曲劇種、樂器演奏、樂師品級、人物服飾、梨園陳設等,具有重要價值。

戲台的隔扇上闢有上、下場門,分列左右,名之曰:“鏡花”“水月”,耐人尋味。

古戲台台口,還建有側出的“八字”門牆。二門牆均高約3米,寬約1.3米,全磚砌,石灰勾縫。門牆頂部,覆蓋筒瓦、滴水,其上雕刻貓頭、蝙蝠圖案,極其精美。門牆中部,由外及內飾有四道方框,第二道磚框雕有萼狀花紋,整齊俊美。磚框內,自上而下砌有7排菱紋狀水磨青磚,光滑無比,宛若新築。

留存至今的昭佑廟古戲台,不僅是中國古代建築的珍貴樣本,也是中國戲劇傳統文化的承載者。

昭佑廟的碑刻、牌匾、繪畫、建築,無論是文采辭藻還是書法刀工,無論是畫法還是造型別致,均堪稱上品。它們是中華民族的藝術瑰寶,也是人類文明的驕傲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