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情感講述>

家訓傳家久 家風繼世長

那些祖父教給我們的道理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3-13

閆安泰遺存的隨筆記錄

□閆曉光

祖父閆安泰(1917年~1995年),字階平,綽號老階。他德才兼備,永遠是我學習的榜樣。

1992年,父親修建門樓時,請書法家為門樓上書寫了四個大字“世繼家風”。那時的我們,雖略知一二,但終歸理解不深。二三十年過去了,2018年春節,家庭團聚,談及“家風繼世”,大家無不感慨萬千。

我們兄妹三人都是祖父祖母一手拉扯大的,那種親情猶如陳年老酒,歷久彌香。祖父在世時,十分熱心給親朋鄰里幫忙,如編對子、寫對聯等。小時候走在村裏,我不時聽到,“這是老階的孫子”。至今回家,年齡大一點的還不時説起,“你爺那時候……”不得不説,祖父的“光環”猶在。

誠信是金

上世紀七八十年代,家裏田多勞力少,我家是種棉大户,祖父為鼓勵我們兄弟幫父母幹活,向我們許下諾言,“摘一斤皮棉,獎勵5分錢,一天結算一次”。原本總想偷懶的我們像打了興奮劑一樣,不用揚鞭自奮蹄,你爭我搶,顧不上汗流浹背,忘了腰痠背疼。天黑回家,祖父一一為我們稱量,一天下來,就有了3元~5元(當時那可不是小數目)的獎勵。父母勸阻爺爺:“説説就算了,給一點就行,還那麼認真?”祖父當時就説,“説話要算數,哪能出爾反爾,以後孩子還怎麼管教,咱要給孩子樹立好榜樣啊”。那時雖不流行“誠信”一詞,但“説話算話”就這樣刻入我的腦海,誠實守信乃做人之本。

勤儉持家

祖父16歲便出門到西安票號“熬相公”,20多歲,便是部門經理(大概相當於信用社主任),生意做得風生水起。西安解放後,他便回家務農。人民公社成立後,他在大隊幹了10多年會計,又在省水利廳科研組做了幾年炊事員。經歷了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、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、改革開放時期,他更懂得和平生活的來之不易。

雖然小時候家境也不算差,但祖父從來沒有剩飯剩菜的習慣,我們兄妹偶爾將飯粒掉在地上,他總是嚴厲斥責。帶我們去田間勞作時,他總會抽空給我們講“鋤禾日當午,汗滴禾下土”等古詩。記得祖父常説,“成由勤儉敗由奢”,自己平時仔細一點,積攢一些,居安思危,不要到大事來臨再去求人。

終身學習

祖父之所以是村裏的“紅人”“忙人”,與他活到老學到老的學習精神是分不開的。

田間勞作回來,天陰下雨,抽閒補空,他便拿起書報,從盒子裏取出鋼筆、新華字典和筆記本,帶上老花鏡,不明白的就查一查,做個批註,好詞好句或有感悟的就記在筆記本上,晚上睡覺時再翻一翻。讓我印象最深的是“白駒過隙”一詞,他查完字典,抄在本上,然後給我們講珍惜時間的重要性。還有我那年的高考題,“工欲善其事, ”,課堂上根本沒有學過這一句,但我毫不猶豫就答上了。這是祖父曾在田間給我們講過的道理。鋤田後,他總要用瓦礫磨掉沾在鋤頭上的泥土,防止生鏽,順便就給我們講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的道理,當年的高考題早都忘了,唯獨這個記憶猶新。

時至今日,我的讀書習慣仍少不了圈點批註,優美詞句少不了反覆品讀回味,這何嘗不是受了祖父的影響?祖父的隨筆記錄,我當時見過很多,如今大部分遺失,保留在我身邊的僅有一個,用蠅頭小楷書摘錄了一段,嘲諷近視的打油詩:“笑君兩眼忒稀奇,子立旁邊問是誰。日透瓦楞拿彈子,月移花影拾柴枝。因看壁畫磨傷鼻,為鎖書箱夾斷眉。更有一回堪笑處,吹燈燒了嘴脣皮。”

忠於職守

在祖父“書中自有黃金屋,書中自有顏如玉”的教導下,父親成為一名人民教師,繼而在校長崗位上幹了20多年,直至退休。

父親走上校長崗位,恰逢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家裏分了20多畝耕地,單靠母親和年邁的祖父、祖母,完成春種秋收的任務很困難,父親就常抽空回家幹活。祖父總是批評他:“你吃公家飯,就要忠於職守,竭盡全力,你回來幹活,照看父母想盡孝,心情可以理解,但肯定不對。自古忠孝難兩全,要以工作為重,對學校盡職,對娃娃們負責,不能因私誤公啊!”

年少的我非常不解,給自家幹活還被批評?隨着時間的推移,走上校長崗位的我方才明白祖父的一片良苦用心。父親所在學校的教學成績及各項指標在全聯區乃至全縣都名列前茅,離不開祖父背後的大力支持,默默付出。

人民公社成立後,回鄉務農的祖父被聘任為大隊會計,10多年的會計生涯,他沒有出過一絲差錯,公社現場會先後兩次在我村召開,號召全體會計向祖父學習。在那個人事更迭頻繁的年代,祖父硬是憑藉兩袖清風、一心為公,認真做好每一件事,屹立於天地間。在我看來,祖父就是一個成功的人,一個大寫的人。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