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註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娛>

一本好書——《一蓑煙雨》讀後

來源:運城晚報發佈者:時間:2021-03-13

□王陸

吾與毛迎春先生是在六年前一次學術研討會上相識的,然其名早有耳聞。知其在三十年前讀大學時便步入詩壇。篳路藍縷,以啓山林。那時,“風華正茂,書生意氣”,詩詞歌賦,頻見報端。近年來,由於嗜好(讀書)之故,相互時有交往。

其新作《一蓑煙雨》,好書一本,詩、書、畫聯袂一體,形式獨特,相襯互映,趣味豐富,藴中華傳統文化之原韻,展河東書畫藝術之風采,實當世之幸事。迎春君,多年如一日,深耕易耨,厚積薄發。其平素處世風度,和光同塵。詩如其人,詩集洋溢着東方文化之自信與豪邁。

《一蓑煙雨》一書,經典多出,崇尚傳統文化,融匯發揚,推轂攬轡,勠力惟勤。迎春君,數載一恆,崇文篤學,腹笥積厚,作述頗豐。斯文功力所至,雨驟風馳,別具一格,卓然自成風貌。

迎春君,舉止文雅且志向博遠。誠然,成功所得之關鍵,全在於其待人正直、謙和樸誠,亦在其自身高尚人格魅力之所致。其知遵循自然、改造自身、改造人類之過程,則是產生文學藝術之過程,而“藝術就是情感”,亦情感之宣泄。《一蓑煙雨》一書將人類自身富有之思維與理智之精神創造活動,刻畫得淋漓盡致,情實之又實,道玄之又玄,奇妙莫測,絢麗非凡。

“大漠孤煙直,長河落日圓。”意趣萬千,大漠之“大”,浩瀚無邊。《一蓑煙雨》首篇《鸛雀樓遺址看黃河斷流》之“孤雀清音猶繞耳,滿樓浩氣已盈肝”,氣貫神足卻隨意所為;“望斷長河須一醉,誰人續得大唐篇”,良知在心而責任在肩。實為妙哉,乃古今貫通,如此有幾?

文學藝術——純淨之世界,源於生活,心師造化,容萬象於胸懷,吮吸自然之靈氣,感悟社會之變遷。廣袤之天地,文化之潤澤,大中華之閲讀張力,充分展示文學創作淳樸而又剛毅之氣質,拓展文學創作之多維空間,打造流暢之韻致,藴內涵之格局,寫詩人之修為。迎春君,憑藉自身學識修養和藝術天分,敏鋭把握時代之脈搏,情鑄創作之靈感,開拓創作之思路,不斷攀升,從歷史發展角度進行探索,不斷賦予新的靈肉,使其向更高境界發展。

迎春君,闊別故土久矣,但鄉音未改,書中“舉杯悵念無家釀,苦淚盈眸故地疏”。別愈久,念愈甚,根之性也!高尚之品格,宏遠之抱負,超越之見識,淵博之學養,飲水思源,不忘本也。

人的深層心理需求,應該是神聖古老的中華文學藝術的深層題旨之一。自古漢賦、唐詩、宋文章,乃中華學子取之不盡之源泉、望之彌高之標尺。一本好書,創作過程,往往是憑直覺心理,貫穿始終,敞開一個文學藝術家博大之胸懷,跨越時空之智慧,示展藝術家玄妙神奇之心靈,玄遠無際。拜賞領益之餘,所知、所佩、所感,通冊真力彌滿,綴集瓊瑤,琳琅滿目,鴻爪斯留,霑灌文壇,厥為盛舉,可喜可賀!是為品讀此書不得不為之所言!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採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佈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註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註明“發佈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